能源互联网背景下能源电商发展策略研究

陈琛,郭莉,谈健,吴晨,胡国伟,薛贵元  

(国网江苏省电力有限公司经济技术研究院,江苏省 南京市 210000)

摘要

能源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为传统能源电商的升级带来了新的机遇。面对能源变革、国企改革的新形势,加快提升能源电商的地位与作用,形成新一代能源电商发展模式是促进能源企业转型的重要手段。本文在梳理传统能源电商发展现状与存在问题的基础上,引入Osterwalder商业模式组成要素模型,以电网企业为例分析了电商在企业经营活动中的地位变化,并通过SWOT分析模型研究了电网企业建设电商平台的内部优势、劣势与外部机遇、威胁,为能源企业建设新一代能源电商提供借鉴与参考。

关键词 : 能源互联网;电商;发展策略

基金项目:国家电网公司科技项目“省级电网公司建设能源互联网企业的关键决策支撑技术研究”(1300-201918281A-0-0-00)。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oundation of SGCC (1300-201918281A-0-0-00).

0 引言

随着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的逐渐融合,电商的内涵与外延也在不断丰富[1]。电商不仅改变了人们传统的生活方式,其功能更是向实现社会资源合理配置升级。电商在能源领域的发展也使能源企业积淀的优质资源得到释放,极大推动了能源行业打造网上市场,融合线上线下资源,加速数字化能源电商建设。

2015年7月4日,国务院印发《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2016年2月,发改委、能源局、工信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互联网+”智慧能源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了能源互联网建设的基本路线图,以能源互联网为重要支柱的新一轮能源革命正在深入开展[2-3]

能源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也催生了能源电商新模式、新业态。能源电商逐步从垂直封闭的传统发展模式向开放共享的新一代发展模式转型升级[4-5],日益成为价值重组再造的核心要素与经济快速发展的新动能。本文在传统能源电商发展现状调研基础上,以电网企业为例,研究了新一代能源电商的发展形势、地位变化,分析了电网企业建设能源电商的内外部环境、优势劣势与发展策略,为电网企业建设新一代能源电商提供借鉴与参考。

1 第一代能源电商发展现状

大多数能源企业都已开发了各自的电商业务,探索传统产业与互联网思维融合发展,实现产业升级。尽管多数能源电商起步较晚,利用率偏低,但能源电商业务已经涉足几乎所有的能源垂直领域及相关能源产品。

中国石油建立的“能源一号网”包含电子采购、电子销售和电子市场三个板块[6],可实现目录式交易、动态交易等功能,搭建了全业务、全流程的电子采购平台;国家电网公司的国网商城以“电”为主线,专注“节能”、“智能”,由个人商城(B2C)和企业商城(B2B)两部分组成,分别面向个人及企业客户提供商品在线交易,重点聚焦电费代收、物资电商化、电动汽车、分布式光伏电源、跨境电商、客户工程、节能服务等业务板块[7];南方电网的南电商城向个人及家庭提供节能和清洁能源产品、服务在线交易,致力于促进家庭能效升级,推广清洁能源应用,倡导节能环保的生活理念,主营新能源汽车、家庭光伏、智能家居、绿色照明及周边产品和服务;中国石化推出以工业品交易为核心的电商平台“易派客”,打造以供应链核心企业需求为基础的SC2B(supply chain to business,供应链对企业)模式,平台商品涵盖石油、化工、煤炭、设备等多个领域[8];中国海油筹建的中国海油电商平台主营液化天然气、成品润滑油以及纯碱等化工产品;中国能建集团推出以经营工程物资为主的国际型电商平台—能建商城,主要经营五金工具、焊接材料、安全用品、劳保用品、化工产品、电工电料、金属制品、机电设备、钢材建材、装饰装修材料等商品;中国国电的国能e购商城构建了集中采购、区域配送、物资超市三级物资供应保障体系,分为电力专区和电子超市两大板块,功能包括商品管理、订单管理、供应商管理、框架协议管理、合同管理、结算管理、计划管理、采购管理、运营管理等。

2 第一代能源电商发展分析及存在的问题

2.1 能源电商的主要经营业务

通过调研各能源企业的电商发展现状可知,能源电商的主要经营业务分为以下几个方面[9-10]

1)产品销售。

各能源企业通过电商平台销售其主要能源产品,例如中石油、中石化的各类石油制品,中海油的液化天然气,电网企业的电费代收等。电商平台的应用一方面有利于降低企业营销成本,减少线下实体营业厅数量,掌握海量客户数据,获得实时精准反馈,另一方面使企业客户及时了解产品最新动态,避免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逆向选择。

2)公司采购。

各能源企业通过电商平台实施公司采购计划、招投标管理、合同管理、供应商管理、物流管理、结算管理等业务,实现相关采购交易一体化,从而节约采购成本,提升采购效率,避免人为干预;同时有利于能源企业盘活存量资产,降低企业仓储和物流成本,实现精益管理与降本增效。

3)周边市场。

工业品市场相对于生活零售类商品,具有特殊的专业性要求。针对资源不集中、报价不透明、能力不专业、社会评价无法获取等问题,各能源企业通过其专业性和权威性,分享相关专业的供应链资源,解决询价难、采购难、供货难、服务难等问题,实现原材料、设备、集成方案的线上交易。

2.2 当前能源电商发展存在的问题

目前,发展电商在各个能源企业中已成为主流化趋势,公司运作已然离不开电商渠道作为支撑。电商的普遍性、方便性、整体性、安全性、协调性、集成性等特征提高了企业的经济效益和工作效率。而随着能源互联网概念的深入人心,能源产业与互联网理念的深度融合,能源电商的发展面临着以下问题。

1)模式单一。

受限于经营经验、经营能力和专业壁垒,大多数能源电商的经营范围仍限定在某一能源领域的产品上。在能源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大环境下,单一经营战略的风险显而易见。当单一经营所在的行业发生衰退、停滞或者缺乏吸引力时,实行单一经营战略的企业将难于维持企业的成长。电商市场仍缺乏有效整合多种能源、协同优化冷热电气的跨领域经营模式。

2)结构分散。

能源电商的发展涉及不同的能源企业、同一能源企业的不同部门等多个利益主体。从实际情况来看,这些利益主体的经营过程大多处于分散状态,从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出发制定相关决策,并没有考虑整体利益,从而导致能源电商市场出现过多功能类似的平台,或同一企业不同功能的平台过度分散,缺乏有效的集成和优化。

3)重产品轻服务。

各行业正处于从生产型向服务型转变的时期,从产品到服务的转变理念对能源电商提出了新的要求。目前,大多数能源电商仍专注于产品销售,而向客户提供“产品+服务”一体化解决方案、重构价值链和商业模式的生产经营方式仍较为少见,能源企业需要从投入和产出等方面不断增加服务要素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的比重。

4)资源依赖。

尽管部分能源电商已开始新兴市场业务的线上探索(如电网企业的储能云网、e约车等),但多数能源电商平台仍以集团自建为主,从业人员、技术依托企业相关信息部门,结合企业原有的信息系统进行搭建,并主要围绕供应商、内部员工、集中采购等开展具体业务,呈现出封闭的生态圈模式,面向市场的业务较少。

3 新一代能源电商发展形势与作用分析

通过上述分析可知,能源电商的传统发展模式已逐渐不能满足能源企业发展的需求,亟待升级转型。而“互联网+能源”培育的能源互联网形态为传统能源电商带来了新的机遇。能源企业可充分利用互联网思维,加快提升能源电商在企业中的地位与作用,逐渐形成新一代能源电商发展模式,为企业提供要素重组、融通创新的共享平台。

本文以电网企业为例,并采用影响力较大且贴合企业实际的Osterwalder商业模式组成要素模型[11]对电网企业商业模式在能源互联网背景下的变化进行分析,进一步阐明电商在电网企业中作用与地位的转变。Osterwalder商业模式的9个要素如表1所示。

表1 Osterwalder商业模式九大要素
Table1 9 elements of Osterwalder business model

3.1 电商在传统电网业务中的作用分析

对照Osterwalder商业模式组成要素模型,传统电网企业的商业模式如图1所示。电网企业的传统价值主张以售电为主,由于企业运营着庞大的电力系统基础设施资源,电网企业在售电业务中具有天然的优势,可与各类用电客户建立稳定的关系,其销售渠道以线下为主,同时以线上交易作为辅助手段。电网企业的成本主要包括购电成本、基础设施投资与折旧成本、运行维护成本及人工成本等,并通过购售价差获取利润。由此可见,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中,电商主要用于合作伙伴、客户与企业的业务流程工具,仅作为提升公司部分业务运营效率的辅助手段,并非公司的主营业务,电商的平台型、共享型优势未得到充分体现。

图1 电网企业传统商业模式
Fig.1 Traditional business model of power grid enterprise

3.2 电商在能源互联网企业中的作用分析

随着能源革命的持续推进、国企改革与电力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电网企业所面临的内外部形势发生了较大变化。新一轮电改形成的输配电价机制、不断增加的增量配售电业务、日益严格的监管环境等因素都要求电网企业开拓新业务领域,重塑商业模式,向能源互联网企业转型升级。《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中提出能源互联网具有“设备智能、多能协同、信息对称、供需分散、系统扁平、交易开放”等主要特征,对传统电网企业的价值主张、软硬件设施、商业模式、组织架构等都提出了新的要求。

在此背景下,各电网企业纷纷调整战略,力图在本轮能源变革的浪潮中保持领先地位。例如,国家电网公司明确“三型两网、世界一流”战略目标,提出通过数字技术为传统电网赋能,不断提升电网的感知能力、互动水平与运行效率,促进能源生产和消费方之间双向连接,打造开放共享、合作共赢的能源互联网服务生态圈;南方电网公司提出“向智能电网运营商、能源产业价值链整合商、能源生态系统服务商转型”的战略取向以及“集约化、专业化、市场化、国际化、数字化”的战略路径。可以看出,各大电网企业的战略表述均体现了通过数字信息手段颠覆传统生产、管理和运营模式,从而迎接全新行业挑战、拓展企业成长空间。通过Osterwalder商业模式组成要素模型分析的能源互联网背景下电网企业商业模式重塑表达如图2所示。

图2 能源互联网背景下电网企业商业模式重塑
Fig.2 Business model reshaping of power grid enterprises in the energy internet environment

由上图可知,在能源互联网背景下,电网企业商业模式九大要素均发生较大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提供物发生变化。电网企业向能源互联网企业转型,价值主张从供电服务向提供能源服务转变。一方面应在政策突破后扩大能源交易品种和范围,充分利用各类能源间的时空分布特征差异及互补耦合特性,实现多能互补,提高清洁能源消纳水平和能源利用效率,另一方面应积极开展车联网、云储能、能源托管、能效评价、多能系统规划设计等综合能源服务。无论是传统业务转型,还是新型业务拓展,均需要统一的电商平台提供价格获取、能源交易、服务导航等功能。同时,电商平台还可获得海量的新增能源设备信息以及客户消费信息,通过集成的电商平台,借助大数据、云计算分析技术,可挖掘不同客户的价值需求,进一步设计差异化的产品和服务。

2)客户发生变化。随着分布式能源、新型双向互动负荷等技术的不断发展,能源消费者同时成为能源生产者,客户关系由交易型转变为合作共赢型,电网企业的合作伙伴网络与客户群体通过以能源互联网为主的渠道通路逐渐融合,客户由传统的电能使用者扩展至能源生产商、服务商、消费者、互联网企业等。此时,电网企业除提供传统的能源供应与能源服务外,可参照消费互联网电商(如淘宝、京东、滴滴等),借助能源电商平台拓展供需对接、交易撮合、绿证交易等平台型业务[12-14],打造政府、设备制造商、能源服务商、用能客户等多方共享共赢的生态圈。

3)基础设施发生变化。电网企业价值主张的升级使企业的关键业务由售电转变为能源服务,因此,其所依赖的核心资源也电网网架演进为物理枢纽、数据平台与共享生态。为了适应能源互联网的发展,能源交易双方的时间与空间的约束限制亟待被打破,交易场所由线下为主发展为线上+线下,交易时间扩展至全天候24小时,交易速度也应极大提升,这些变化均需要通过稳定、安全、便捷、快速的电商平台给予支持。因此,除了传统的能源生产商、服务商外,电网企业的重要合作伙伴增加了相关互联网企业,为电商平台提供技术支撑与数据分析服务。

4)财务发生变化。成本结构方面,除了传统的能源购进费用与资产管理费用,增加了新型业务开拓费用与电商平台维护费用。而由于电商平台可减少交易中间环节,提升企业效率,因此也将使公司运营、管理、营销等环节的成本下降。收入来源方面,电网企业可通过电商平台极大丰富其收入来源,扩大经营范围,通过数据变现、能源服务、金融服务等增加企业利润,维持电网企业健康发展。

综上所述,随着能源互联网理念的深入人心,加大能源企业电商平台建设、提升电商板块的地位作用、丰富电商平台功能势在必行。新一代能源电商将充分结合工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的先进理念,融合能源技术与信息技术,成为能源企业打造枢纽型、平台型、共享型企业的物理载体,通过能源资源整合支撑能源企业的传统业务升级,通过新兴业务开拓实现企业收入来源多元化,通过数据挖掘实现服务升级,通过发挥能源电商的平台作用打造共赢共享生态圈,从而实现企业内部与外部、实体与虚拟、线上与线下的互联互通。

4 新一代能源电商的发展策略分析

为更好地研究能源企业建设新一代能源电商的路径,本节仍以电网企业为例,通过SWOT分析法(如表2所示)将电网企业外部的机遇、威胁与内部的优势、劣势相结合[15-17],并对4种组合方式进行系统评价,为电网企业制定电商平台发展策略提供依据。

表2 SWOT组合矩阵
Table2 SWOT combination matrix

4.1 优势分析

1)拥有完善的电网基础设施网络与技术人才积累,拥有光伏云网、储能云网、车联网等平台,可充分利用现有自身资源,在短时间内贯通上下游企业,发展多元化的能源增值服务。

2)客户资源基础雄厚,市场占有率高,可迅速将线下客户发展为线上客户,同时获取海量的用户数据,挖掘巨大的数据变现潜力。

3)资产规模较大,有利于新型业务的资源优化配置,具有强大的投资建设能力,同时可依靠强大企业文化和品牌优势建立供需对接的平台。

4.2 劣势分析

1)长期面对较为单一的售电客户,面向市场化的营销管理能力不足,缺乏专业的市场营销人才与竞价技巧策略,缺少电商平台前期渠道扩展等实战类经验。

2)受体制机制约束,缺乏有效的人才激励手段,难以吸引人工智能、系统架构等领域的高端人才,平台的开发维护大多依赖外部支撑,传统的管理模式难以适应市场化快速响应的需求;各业务板块之间存在较大壁垒,专业间协同能力不足。

3)非电类能源技术储备不足,缺乏冷、热、油、气等能源的规划、设计、建设、运营经验,综合能源项目仍停留在试点示范阶段[18],缺少市场化项目案例积累,在与其他能源企业的电商平台竞争时缺乏核心竞争力。

4.3 机会分析

1)能源互联网是一种促进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提高非化石能源比重、提升能源综合效率的有效手段,是互联网与能源生产、传输、存储、消费以及能源市场深度融合的能源产业发展新形态、新业态,是国家政府层面大力推广的一项重点任务,“互联网+”能源发展模式为能源电商提供了肥沃的生长土壤。

2)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的飞速发展为能源电商提供了坚实的技术基础,可打破数据信息壁垒,大幅度提高数据融通能力,实现平台跨领域智能分析水平的提升[19]

3)消费物联网的蓬勃发展与不断升级为新一代能源电商提供了丰富的案例样本,能源企业可充分借鉴互联网企业、平台型企业、电商企业的成功经验与失败教训,形成后发优势,降低成本。

4)电能作为优质、清洁的二次能源,是一种能够实现各种能源大规模和经济高效转化的介质,大部分清洁能源也只有转换为电能才能高效利用。同时电网的智能化水平较高,具有极强的延展性。电网企业可充分发挥电网的枢纽作用,打造各类能源供需协调互动的主要平台,为其电商的发展提供坚强的物理支撑。

4.4 威胁分析

1)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推进力度逐渐加大[20],对传统业务的监管要求日益严格,监管业务与非监管业务的界限逐渐明晰,电网企业转型在时间上十分紧迫,开拓新兴业务具有一定的市场风险。

2)随着能源市场的不断开发,企业竞争将进一步加剧,潜在竞争对手不断增多,例如中石油成立电能公司,建成了中国石油统一购售电平台。除传统的大型能源企业外,其他多元化社会资本也将会逐渐进入能源电商市场,对电网企业带来一定的威胁和冲击。

4.5 电网企业发展电商业务的策略

通过以上对电网企业的SWOT分析,可制定相对的应对策略,使其在电商平台的建设过程中发挥优势、转变劣势、把握机会、规避威胁。

1)电网企业应当充分把握当前“互联网+”、“智能+”的趋势,发挥企业自身优势,将前沿信息技术与能源电商业务紧密融合,形成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创新产品和技术成果,更好地满足用户的真实、迫切需求,进一步提升创新发展能力,推进电商业务高质量发展[21]。例如,通过车联网板块构建涵盖交通、汽车、电网,包含量测、状态、行为的全景全域数据池,实现多维数据泛在连接融合,在此基础上,通过电商客户端推送包含充电位置、充电价格、拥堵情况等要素的充电信息,引导电动汽车有序充电;通过用户侧信息挖掘提供故障预警、主动运维、节能优化等增值服务。

2)加快能源互联网新技术和新业态的研究,探索多能互补项目市场化运营的商业模式与盈利模式,以服务能源生产、交易、消费等全产业链为主线,逐步建立面向全社会的综合能源服务体系,建成基于互联网的能源服务数字化基础设施,提高能源利用效率[22]。例如,拓展源网荷储协同控制系统的调度范围、用户规模,升级控制算法与策略,探索可通过电商平台进行的分布式能源、可控负荷、储能、冷热源等多能源参与的市场交易;通过电商平台发布电力杆塔、“三站合一”能源站等电力基础设施可共享的资源信息,利用平台在时间、空间上的优势拓展要素集成型业务的合作范围,有效促进供需对接。

3)通过大云物移等先进技术以及企业中台管理模式,归拢其分散的各个业务平台,形成统一的电商平台,逐渐归集支付宝、微信、电e宝等交易渠道,聚合光伏云网、储能云网、车联网、能效评价等新兴业务板块,打破专业壁垒,形成合力,打造统一的电商品牌,营造信任文化。

4)顺应改革浪潮,通过混改、合作等方式,加强市场营销、人工智能、综合能源等领域人才的吸纳与培养,不断积累相关经验,降低可控成本,培育企业竞争力。

5 挑战与展望

与消费互联网的红海市场相比,当前的新一代能源电商领域仍是一片蓝海,传统能源电商的主要精力与经营范围仍在各自的专业领域,市场上还未出现形成明显优势的综合能源电商平台。

能源电商的发展还需要研究系统完善的政策机制以保证能源流的自由交易,需要构建稳定灵活的平台载体以保证数据流的安全交换,需要培育丰富多元的新型业务以保证业务流的共赢交互,对人才引进手段、商业盈利模式、市场开拓渠道等问题仍需深入研究。

通过数字化手段为企业发展赋能已成为大势所趋,发展能源电商将逐渐成为增强企业竞争力的重要举措。在未来激烈的市场竞争来临之前,能源企业应顺应能源互联网的发展趋势,充分发挥自身的资源优势,建立以客户需求为导向的能源电商平台,不断丰富线上业务,实现能源企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 侯宏.从消费互联网寡头格局迈向产业互联网生态共同体[J].清华管理评论,2019(4):72-83.

Hou Hong.From consumer internet oligopoly to industrial internet ecological community[J].Tsinghua Business Review,2019(4):72-83(in Chinese).

[2] 黄武靖,张宁,董瑞彪,等.构建区域能源互联网:理念与实践[J].全球能源互联网,2018,1(2):103-111.

Huang Wujing,Zhang Ning,Dong Ruibiao,et al.Construction of regional energy internet:concept and practice[J].Journal of Global Energy Interconnection,2018,1(2):103-111(in Chinese).

[3] 韦晓广,高仕斌,臧天磊,等.社会能源互联网:概念、架构和展望[J].中国电机工程学报,2018,38(17):4969-4986,5295.

Wei Xiaoguang,Gao Shibin,Zang Tianlei,et al.Social energy internet:concept,architecture and outlook [J].Proceedings of the CSEE,2018,38(17):4969-4986,5295(in Chinese).

[4] 赵立涛,任玮.电子商务在传统能源企业中的研究和应用[J].山东煤炭科技,2014(12):186-187.

Zhao Litao,Ren Wei.Research and application of electronic commerce in traditional energy enterprises[J].Shandong Co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2014(12):186-187(in Chinese).

[5] 杜赓,杨曦蕊.互联网+时代下国企电商平台发展现状及营销模式[J].金融电子化,2016(10):44-45.

Du Geng,Yang Xirui.Development status and marketing mode of state-owned enterprise e-commerce platform in the internet + [J].Financial Computerizing,2016(10):44-45(in Chinese).

[6] 何健.石油电子商务与信息化的发展[J].石油石化物资采购,2010(7):94-95.

He Jian.Development of petroleum electronic commerce and informatization[J].Petroleum & Petrochemical Material Procurement,2010(7):94-95(in Chinese).

[7] 王峥,姚国风,于建成,等.国网电子商城运营模式[J].中国新通信,2016,18(13):112-113.

Wang Zheng,Yao Guofeng,Yu Jiancheng,et al.Operation mode of ESGCC[J].China New Telecommunications,2016,18(13):112-113(in Chinese).

[8] 刘成铭.易派客开展B2C业务的四种可行模式[J].中国石化,2018(10):59-61.

Liu Chengming.Four feasible patterns for EPEC to develop B2C business[J].Sinopec Monthly,2018(10):59-61(in Chinese).

[9] 李姝心,李江林.电子商务在电力企业的研究和应用[J].能源技术与管理,2013,38(3):179-181.

Li Zhuxin,Li Jianglin.Research and application of electronic commerce in electric power enterprises[J].Energy Technology and Management,2013,38(3):179-181(in Chinese).

[10] 来广志.电网企业电子商务创新研究[J].现代商业,2014(32):67-68.

Lai Guangzhi.Research on electronic commerce innovation of power grid enterprises[J].Modern Business,2014(32):67-68(in Chinese).

[11] 张良.互联网+背景下新能能源公司商业模式重塑策略研究[D].蚌埠:安徽财经大学,2016.

[12] 谭经国.平台型电子商务企业商业生态系统的构建研究—基于阿里巴巴的案例分析[J].生产力研究,2019(3):139-143,156.

Tan Jingguo.Research on the construction of platform-based e-commerce enterprises business ecosystem:a case study based on Alibaba[J].Productivity Research,2019(3):139-143,156(in Chinese).

[13] 胡国栋,王晓杰.平台型企业的演化逻辑及自组织机制—基于海尔集团的案例研究[J].中国软科学,2019(3):143-152.

Hu Guodong,Wang Xiaojie.Evolutionary logic and selforganizing mechanism of platform enterprises:a case study based on Haier[J].China Soft Science,2019(3):143-152(in Chinese).

[14] 王海杰,宋姗姗.互联网背景下制造业平台型企业商业模式创新研究—基于企业价值生态系统构建的视角[J].管理学刊,2019,32(1):43-54.

Wang Haijie,Song Shanshan.Research on business model innovation of manufacturing platform enterprises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internet: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nterprise value ecosystem construction[J].Journal of Management,2019,32(1):43-54(in Chinese).

[15] 金钢.L公司煤炭电子商务业务发展战略研究[D].哈尔滨:哈尔滨工程大学,2015.

[16] 任晓婷.国网甘肃省电力公司竞争战略研究[D].兰州:兰州大学,2018.

[17] 刘溥.基于能源互联网思维的E售电公司经营模式研究[D].南宁:广西大学,2017.

[18] 张治新,陆青,张世翔.国内综合能源服务发展趋势与策略研究[J].浙江电力,2019,38(2):1-6.

Zhang Yexin,Lu Qing,Zhang Shixiang.Research on development trends and strategies of integrated energy services in China[J].Zhejiang Electric Power,2019,38(2):1-6(in Chinese).

[19] 张贵旭.基于能源云平台的信息融合系统研究与设计[D].广州:华南理工大学,2017.

[20] 董晋喜,谭忠富,王佳伟,等.电力体制改革背景下输配电价关键问题综述[J/OL].电力系统及其自动化学报:1-9.

Dong Jinxi,Tan Zhongfu,Wang Jiawei,et al.Review on key issues of transmission and distribution electricity price under electric power system reform[J/OL].Proceedings of the CSUEPSA:1-9(in Chinese).

[21] 李玮.互联网企业运营效率与运营决策研究[D].南昌:江西财经大学,2016.

[22] 吴韦东.聚合产业资源 推动产融协同[N].国家电网报,2018-07-03(6).

Development Strategy for Energy E-commerce in the Energy Internet Environment

CHEN Chen,GUO Li,TAN Jian,WU Chen,HU Guowei,XUE Guiyuan
(State Grid Jiangsu Electric Power Co.,Ltd.Economic Research Institute,Nanjing 210000,Jiangsu Province,China)

Abstract: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the energy internet has brought new opportunities for upgrading conventional energy e-commerce.Recently initiated energy and state-owned enterprise reforms have accelerated a new generation of energy e-commerce development models that are already driving the transformation of energy enterprises.To address problems associated with the current development of energy e-commerce models,this paper applies an Osterwalder business model to power grid enterprises.Through a strengths-weaknessesopportunities-threats (SWOT) analysis model,this paper presents the internal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and the external opportunities and threats for power grid enterprises engaged in building e-commerce platforms.

Keywords:energy internet; e-commerce; development strategy

陈琛

作者简介:

陈琛(1989),男,博士,研究方向为能源互联网技术框架、企业战略与电网发展、无线电能传输等,E-mail:398538173@qq.com。

郭莉(1976),女,高级工程师,研究方向为电力系统、储能等,E-mail:guoli@js.sgcc.com.cn。

谈健(1974),男,高级工程师,研究方向为能源发展与布局、企业管理等,E-mail:tanjian@js.sgcc.com.cn。

吴晨(1988),女,硕士,研究方向为电网规划、电力市场等,E-mail:cwusgcc@gmail.com。

胡国伟(1987),男,硕士,研究方向为企业战略、电网发展等,E-mail:hugw@js.sgcc.com.cn。

薛贵元(1991),女,博士,研究方向为商业模式、企业管理等,E-mail:xuegy@js.sgcc.com.cn。

(责任编辑 张宇)

  • 目录

    图1